【原创】逍遥游(不定期更新……)

向下

【原创】逍遥游(不定期更新……)

帖子  安璐 于 周日 十二月 26, 2010 3:03 pm

  远山如画,一道瀑布飞流直下,附着山体一波三折,溅起朵朵浪花,咆哮着汇聚到山谷的湖中。阳光从湖畔花树密密麻麻的叶隙中筛落,在湖面上反射出万道光华,与花树下的人儿吹出的乐音缠绵在一起,引得花儿自枝头疏疏落落地坠下,迷乱了树下人儿的思绪。­

  六年了,虽然早已接受了自己来到这个陌生的时空并身体缩小的现实,但……仍是会牵挂……那不仅是血肉相连的纠缠,更是生死相依的羁绊。可六年来,那种无从得知对方安恙的揪心的痛日益肆虐!忘忧。忘忧!­

  乐曲戛然而止,唇边脆弱的叶子承受不住突如其来的波动,支离破碎地散落在脚下。­

  君无邪远远看着花树下的人儿,神色复杂,他感受到了她的心绪波动。六年前,他随师父采药时在山涧中发现了重伤昏迷的无忧,医心使然,将她带回谷中医治,他从未见过生存意识如此强烈的人——全身心脉筋骨尽断,却在昏迷三个月后奇迹般转醒!醒来后的无忧不言不语,如提线木偶任他们实验品般医治,直到她能下床行走的那晚,他被一阵悠扬的乐音引至湖边,看到她正靠坐在树下吹着一片叶子!彼夜,月清如水,温柔地包裹着树下的无忧,美好得让人不敢亵渎。他不由得以箫声相和,可她却夺下他的箫投入湖中。“我从不与别人分享我不愿分享的东西!”声音沙哑却无比坚定——那是她对他说的第一句话——那种仿佛在守护自己最珍贵的宝物的坚定,一时间竟让他忘了,彼时,她不过是一个十二岁的孩子!­

  运气将脚下的碎叶扫入湖中,无忧向远处的山峰飘然而去。滇云城玉家的大总管昨日入谷拜访,与谷主“把酒言欢”了一夜,今日君无邪便被遣出了谷……看来,谷外又要有趣事发生了。­

  几个起落间,无忧踏上了峰顶的山石,抽出腰间的冰蚕绡行云流水般舞动起来,引得一群飞鸟在她上空盘旋。­

  “程少蒙难!”读取出飞鸟带来的消息,无忧的眸色瞬间沉了下来。冰蚕绡在空中一滞,她忙顿住身形,可嘴角仍溢出一丝血迹,脚下一软,跌进一个温暖的怀抱。君无邪指疾如风,封住她体内乱蹿的真气,又喂她吃下一颗丹药。无忧虚弱地靠在他的怀里,垂眸道:“送我回去吧,我要闭关。”君无邪看着她,欲言又止,终是抱她下了山峰。她现在的情况并不宜闭关,可他知道,她的决定,无人可改。­

  无忧盘膝而坐,缓缓运转着周身真气。君无邪已经下令,在她“闭关”期间,不会有人,也没人敢来打扰她。而这正是她所需要的。阿程蒙难,她必须出谷,可今早谷主竟然下了禁足令。明修不成,那她只能暗渡。因此,她在山峰上强行运功伤了自己,然后以闭关隐匿踪迹。君无邪很了解她,这六年,她为了练功而对自己下的狠手,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但也正因为了解,他才会对她的受伤闭关深信不疑,才会如她所料在无意中帮她打好了掩护。­


由安璐于周日 十二月 26, 2010 3:16 pm进行了最后一次编辑,总共编辑了2次

_________________
在心口点一粒朱砂,为未来守住贞洁!
avatar
安璐
元老
元老

帖子数 : 98
注册日期 : 10-07-01
年龄 : 26

查阅用户资料 http://595910021.qzone.qq.com/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原创】逍遥游(不定期更新……)

帖子  安璐 于 周日 十二月 26, 2010 3:04 pm

  四国时期的滇云城本是南疆的都邑,元虞高祖统一天下之初将其作为封地赐于宸武侯,后世宗帝废藩王设五城,滇云城又成了南方边陲重地,愈发繁华起来。­

  君无邪赶到滇云城时恰逢莲神庙会,本就喧闹的街市上更是万人空巷。略作思量,他调转马头向与玉府相反的城南醉心楼驰去,在观景台上挑了一个视听俱佳的雅座,悠然自得地啜饮着茗茶,山泉般明澈的眸子将周遭一览无余。­

  锣鼓喧嚣,一架彩车缓缓而来。大红的绸子扎成车顶,似火的红纱垂落下来阻隔了人们的视线,隐隐约约只看得出车里坐着一个曼妙的女子。君无邪看似不经意地抬起手,只见清风骤起,红纱飘扬,露出车里红妆女子的容貌,正是被选为莲神侍女的玉家三小姐。­

  突然,一匹通体雪白的骏马出现在街尾,直直冲向彩车,引得人群阵阵骚动。车里的女子听到马嘶声,一把掀开纱帘,而护送彩车的侍卫纷纷拔剑向那匹马刺去。­

  雪駃騠!君无邪温润的眸中满是震惊。骡骡之子,千里駃騠!駃騠是与汗血宝马齐名的千里良驹,十分罕见,而雪駃騠最为罕见,被奉为上古神物。据传,四国时期,北玄国玄武大将军北野温雪乃武曲星下凡,他的坐骑就是一匹雪駃騠,北玄亡国后,雪駃騠辗转落入西凉国飞将军乐正斐手中,不久,元虞统一天下,雪駃騠从此绝迹。他万万想不到,这消失了数百年的神驹如今竟活生生地出现在他眼前!­

  君无邪正惊异,一道白影蓦地飞上彩车,眨眼间便已抱着玉家三小姐落到了马背上。众侍卫只觉红光闪过佩剑纷纷脱手,待他们反应过来时,两人一骑早冲出人群,绝尘而去。­

  “快追!”侍卫长大吼一声,捡起地上的佩剑追了上去。围观的百姓一片混乱,没人发现,醉心楼的观景台上少了一个青衣男子。­

  君无邪施展轻功紧追在雪駃騠后面,虽然白衣人的身手很快,但他仍看到了那条血龙鞭。酷猫!­

  三年前,蜀郡北川帮帮主被人一刀毙命,尸体旁整整齐齐地放着他垂涎血龙鞭,设计陷害程氏一门的罪证,同时附纸一张,“作为报酬,血龙鞭是我的了。酷猫。”此后,“酷猫”这个名字先后出现在各地贪官恶霸的暗杀现场,每次皆会取走为他们引来杀身之祸的赃物。如此诡秘的手法,江湖中褒贬不一,各方势力也蠢蠢欲动,或拉拢,或追杀,然三年来,始终无从得知此人行踪,更遑论其真面目。­

  行至城西一片密林外,酷猫突然转身,一物破空射向君无邪,他侧身避开,然只此一瞬间,酷猫已经隐入林中,失去了踪迹。­

_________________
在心口点一粒朱砂,为未来守住贞洁!
avatar
安璐
元老
元老

帖子数 : 98
注册日期 : 10-07-01
年龄 : 26

查阅用户资料 http://595910021.qzone.qq.com/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原创】逍遥游(不定期更新……)

帖子  安璐 于 周日 十二月 26, 2010 3:06 pm

  滇云城东程府后园里,玉儿怔怔地摩挲过冰凉的墓碑,不敢相信眼前残酷的现实。阿程……那个如阳光般照进她的生命,给她光明和温暖的少年……就这样……离她而去了?似乎还是在昨天,他还宁愿死在山贼的刀下也不肯扔下素不相识的她独自逃生,“姑娘,我拦住他们,你快往有人烟的地方跑!”他真挚的表情倏然就触动了她的心弦;似乎还是在昨天,重伤未愈的他还固执地跪在那个神秘女子的面前要拜师,“你不答应,我绝不起来!”那时她便知道他们都是同一类人;似乎还是在昨天,他还被推到她面前红着脸递过来一束野花,“玉儿,我喜欢你!”幸福瞬间就将她淹没;似乎还是在昨天,他还只身闯进莲落寺一路拼杀到她面前,“玉儿,跟我走!”浴血的战袍刺得她心疼;似乎还是在昨天……似乎还是在昨天!­

  “阿程!”撕心裂肺地悲呼一声,玉儿一口鲜血喷到墓碑上,泪如雨下。良久,她温柔地吻了吻他的名字,转身跪在戴着猫脸面具的女子面前,决然道:“我要借助你的力量报仇,以玉家和莲落寺的秘密作交换!”­

  酷猫静静地看着她,半晌,道:“我想知道什么自然会问你,你要做的只是从炼域里活着出来。”炼域,那是人间的修罗场。凡是进去的人,要么不剩渣滓,要么被锤炼成无坚不摧的杀神!她不会帮一个心中只剩下仇恨的人,但她会利用这仇恨,各取所需。­

  玉儿很快便明白了她的意思。炼域……只要可以报仇!“我一定会活着出来!”阿程,等我……­

  青丝飞扬,蒙上红妆女子的眼睛,挡住了那里面闪烁的柔情、悔恨与决绝,却也令她没有察觉那张猫脸下掠过的精光。­

_________________
在心口点一粒朱砂,为未来守住贞洁!
avatar
安璐
元老
元老

帖子数 : 98
注册日期 : 10-07-01
年龄 : 26

查阅用户资料 http://595910021.qzone.qq.com/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原创】逍遥游(不定期更新……)

帖子  安璐 于 周日 十二月 26, 2010 3:07 pm

  夜色自天际蔓延而来,随着最后一丝暮光的消逝,一抹与夜色融为一体猫般敏捷的身影悄无声息地潜入守卫渐渐森严的玲珑山庄。­

  无忧闪身躲到树上,掏出一个白瓷小瓶,将里面的觅影蜂放了出来。这是她耗时一年打造的追踪武器,只要目标身上沾染了原香,哪怕上天入地,觅影蜂也必千里追踪,不死不休。­

  随着觅影蜂越往山庄内部去,守卫似乎越松懈,无忧却越警惕。虽然那些藏在暗处的影卫无一逃得过她犀利的双眼,但她从不是一个会轻视任何对手的人。­

  有惊无险地到了一处别苑外,无忧一一避开影卫,顺利找到了目的地。­

  烛光摇曳的书房里,君无邪手执棋子,唇角带着淡淡的笑,对面的玉连城额头上附着一层细密的汗珠。棋盘上,黑子负隅顽抗,却怎样都冲不破白子的樊笼,仿佛黎明即将到来,黑暗再怎样垂死挣扎,也终将被曙光驱散。­

  君无邪的指尖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茶盏,清脆的叩击声如铁锤般全砸进玉连城耳中,将他的心一点一点砸进深渊。气氛越来越压抑,玉连城执棋的手开始不受控制地微微颤抖,对面的年轻人明明笑得一派温和,他却觉得犹如身处冰窟。良久,他颓然扔掉棋子,起身拱手道:“少主棋艺超群,老朽甘拜下风。”­

  君无邪淡淡笑道:“是老庄主谦让了。玲珑山庄事务繁忙,老庄主哪能像无邪这般有如此多的空闲钻研这些无用的东西。”­

  “少主说笑了。”玉连城听得一阵惊心,讪讪地笑着,“天色已晚,想必少主也乏了,老朽不便再叨扰,就此告退。”­

  君无邪颔首,目送玉连城离开,房门即将关闭的瞬间,一丝微不可闻的暗香飘进他的鼻中。垂眸敛去眼中飞逝的笑意,待玉连城等人离开别苑后,他才开口道:“既然来了,何不现身相见?”那抹暗香很特殊,他只在一个人身上闻到过。­

  片刻,夜依然静谧,君无邪有须臾的疑惑,随即恍悟地追了出去。竟然跑了!­

  知道自己行踪暴露之后,无忧毫不迟疑地潜出别苑,却在经过后山时突然顿住。­

  “无忧……”是谁在她耳边轻喃?那熟悉却又久违了的声音飘渺得仿佛穿越了千年,“无忧……”­

  忘忧!­

  无忧红着眼深深地看向后山,明知不可能,腿却不受控制地迈了进去。那一声似微笑似轻叹的呢喃施了魔法般牵引着她,就算里面是刀山火海,她也要像飞蛾那样,为了那蚕豆大小的微光,奋不顾身一次!­

  君无邪眼见无忧进了后山禁地,骇然地连声唤她,可她置若罔闻,很快消失在夜色中。­

  怔怔地停在山洞外,无忧抬手抚上胸口,那里面有什么东西在疯狂地叫嚣着让她走进去。鬼使神差地,她摘下脸上的面具扔在洞口,毅然踏进洞中。山洞里潮湿而又闷暗,无忧视察一周,终于在最不起眼的角落发现一条向下的甬道。她撕下一片衣角,用药水打湿,捂住口鼻,点燃火折子,拾级而下。甬道窄得只容一人独行,地面十分泥泞,无忧深一脚浅一脚地跋涉了许久,才看到前方微微的亮光。手中的火折子即将燃尽,她索性熄了火,在伸手不见五指的甬道中奋力向亮光处走去。­

  突如其来的光线刺得无忧张不开眼,待她终于适应了光明看清周围的环境时,一向波澜不惊的脸上也有了震动的表情。­

  高高低低的树木肆意地张扬着枝叉,缠绕着无数藤蔓,地上铺了一层厚厚的落叶,散发出腐烂的味道。竟然是雨林!­

  似乎已被遗忘的记忆汹涌而来,那些徘徊在生死线上的经历一一浮上心头,杀戮,血腥,死亡……恍若隔世……

  浓烈的杀气自无忧身上缓缓扩散开来,她脱下长袍割成许多布条,将全身上下绑得严严实实,一手执鞭,一手持刀,一步一步踏进了雨林。可没走多久,她便发现了不寻常,林中的爬虫走兽竟视她如瘟神般唯恐避之不及。视线不经意落到手中的血龙鞭上,她了然。

_________________
在心口点一粒朱砂,为未来守住贞洁!
avatar
安璐
元老
元老

帖子数 : 98
注册日期 : 10-07-01
年龄 : 26

查阅用户资料 http://595910021.qzone.qq.com/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原创】逍遥游(不定期更新……)

帖子  安璐 于 周日 十二月 26, 2010 3:07 pm

  天色暗了又明,明了又暗,转眼已是两日过去。无忧临风站在一处高地上,目光辽远。由于血龙鞭的原因,这两日平静得仿佛她身处的不是危机四伏的雨林,而那牵引着她的呢喃也夜夜入梦,将希冀与渴望一点点塞满她的心,胀得一阵阵地疼。

  敏锐地捕捉到远处的异动,无忧极目望去,只见一抹青色的身影自天际而来,熟悉得刺目。君无邪!然待看到他身后滚动的黑色幕墙时,她的脸色倏地变了。该死的,竟然是食人蚁!

  突然,君无邪调转方向,与她所在之处背道而驰。无忧愕然,他明明已经看到她了,为何……

  午时的阳光格外灿烂,渐渐远去的君无邪手上白光一反。是她扔在洞口的面具!

  无忧震惊得无法言语。他认出了她,却选择背道而驰,那……他是想将食人蚁引到远离她的地方去?!

  无忧不知心中是什么感觉,也无暇顾及,飞身便追了上去。­

  尽管已经筋疲力竭,君无邪仍咬牙将轻功施展到了极致,他必须将身后的危险带离她远去。天知道当他在甬道中失去她的踪迹时有多么慌乱,在丛林中的历险更让他的整颗心都揪了起来。幸好她无恙……

  “竟然还笑得出来,看来你一点也不担心嘛!”手上蓦地一暖,君无邪便听到无忧在他身边凉凉地道。

  她的手小小的,但很温暖。握紧她的手,君无邪唇角的笑不断扩大,扩大,再扩大。眼里,堆起幸福的味道。

  “你是怎么招惹到这些家伙的?”无忧沉声问道。

  君无邪不自然地咳嗽一声,答道:“我从它们手中抢回半只鹿……”那日,他误闯入巨蟒的领地,纠缠了数个时辰终于脱身,却也负了重伤,只好觅了一处地方疗养。本想捕杀一只野鹿充饥,不曾想竟招惹来这群杀神。起初他以为是普通的蚂蚁,并未在意,可它们很快便让他见识到了厉害!

  无忧差点跌了个趔趄,无力地朝天翻了个白眼。抢回……半只?

  “有办法对付它们吗?”君无邪尴尬地问。这些蚂蚁凶勇无比,不眠不休地追杀了他一日多,所过之处,灭绝所有生命!

  “有,用火。”但在这雨林中用火无异于自寻死路。

  火?君无邪眸子一亮,反手抓住无忧道:“跟我走。”

  无忧眉头一挑,他有办法?

_________________
在心口点一粒朱砂,为未来守住贞洁!
avatar
安璐
元老
元老

帖子数 : 98
注册日期 : 10-07-01
年龄 : 26

查阅用户资料 http://595910021.qzone.qq.com/

返回页首 向下

回复: 【原创】逍遥游(不定期更新……)

帖子  安璐 于 周日 十二月 26, 2010 3:08 pm

  不可思议地看着前方映着红光的崖壁,无忧甚至听得到崖下的声声咆哮,脚下的土地炙热得惊人。这究竟是什么鬼地方--山洞通往雨林,雨林中藏着岩浆池!

  “森林中不宜用火,但我们可以利用血池。”君无邪回头看了一眼身后与他们相距不足千里的蚁群,运功将随身的碧箫掷向对面的崖壁,生生没入壁中半截。“咳!”无忧疾指点了他周身几大要穴,压下他上涌的血气,不悦道:“你内力消耗过多,不可再强行运功。剩下的,我来。”言毕,便勉强揽住他的腰,“抱紧!”

  无忧抽出血龙鞭,腾空而起,奋力跃向对面的崖壁,凭风飞扬的发梢堪堪避过迫上来的蚁群。扬鞭卷住碧箫,两人凌虚挂在血池上空,惊甫未定地看着瞬间被火红的岩浆吞没的黑色蚁群,后背溻湿了一片。

  “***!”尚未缓过气,无忧便感到手上的力量渐渐流失,不由得低声咒道。

  君无邪低头深深地看着勉力硬撑的无忧,眸中光华灼灼。从她追上来握住他的手的那刻起,他便知道,他再也逃不开了。被情丝网住的心,越挣扎,只会沦陷得越深。可是,他那么清楚,她的心很小很小,小得只装得下一个人,而那个人,早已存在……

  “无忧……”君无邪微哑的声音在上方响起,无忧抬起头,唇上蓦地一阵温软,然不待她有所反应,身体已经一轻,竟被君无邪抛向了对面的崖石!她死死地盯着那抹犹如断翼般疾落的青影,脑中掠过无数画面:来到这个陌生的时空后第一眼看到的那张温润笑颜,在她疯狂练功以压制心里日益肆虐的牵挂时总会如影随形的那抹复杂眸光,每个无眠深夜默默陪在远处听她一遍又一遍吹曲的那道颀长身影……

  “无忧……”两声似微笑似轻叹的呢喃倏地在她耳边炸响,无忧陡然回神,甩出冰蚕绡缠上碧箫,运功坠下身形直追崖底。

  身下的灼热感越来越清晰,君无邪甚至可以听到背后衣物一层层化为灰烬的声音。可他的唇角始终带着满足的笑意,不同于以往淡雅却疏离的笑,那是一种发自内心的喜悦又带着微微的苦涩。

  破空之声骤响,君无邪腰上一紧,阻滞了他的下坠。

  残阳似血,霞光犹如一条绚丽的彩带缠绕在天际。无忧靴底暗置的匕首深深插入壁石中,险险固定住她的身体。娇小的身影晕染了霞光,宛若天女!

  君无邪心中升腾起强烈的求生欲望,运功冲开被封住的穴道,挥掌拍向崖壁,借力跃向无忧。掌劲在崖壁上留下一个清晰的掌印,而那崖底的岩浆竟像受到了剧烈震动般翻涌起来,渐渐形成一个巨大的漩涡。

  无忧顿时感到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撕扯着她的四肢百骸,疼得她几欲昏厥。终于,她再也支撑不住,失手坠了下去……

_________________
在心口点一粒朱砂,为未来守住贞洁!
avatar
安璐
元老
元老

帖子数 : 98
注册日期 : 10-07-01
年龄 : 26

查阅用户资料 http://595910021.qzone.qq.com/

返回页首 向下

返回页首


 
您在这个论坛的权限:
不能在这个论坛回复主题